濂虫湅鍙嬭鎴戜笉淇′换杩樿鍒嗘墜(濂虫湅鍙嬭鎴戜笉淇′换杩樿鍜屾垜鍒嗘墜)

我是一个每天抽烟喝酒熬夜,身高和体重基本一致的新时代男孩。

我有一个女朋友,不过应该马上就没有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,那天我刚到公司,睡眼朦胧的坐在工位上,我漂亮美丽温柔贤惠的女朋友开着隐身加疾跑,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我座位后。

懵逼树上懵逼果,懵逼树下只有我,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吓了一跳。扭头回望时,看见一张甜的要溢出糖一般的笑脸。

我心想,这姑娘一定有所图谋!想换苹果14?还是LV出新款了?不能够是准备逼婚吧!

“铛铛铛,你看这是什么!”我女朋友面带笑容的从口袋掏出一个塑料密封袋,上书几个大字“针灸针”。

一股冷气从脚底升起,直冲头顶。咱不是对这传承了几千年的玩意有什么偏见,也不是怕疼啥的。主要是!我对经络穴位是真的研究过啊!我信这玩意啊!你说说一个不小心给我扎偏瘫了可咋整!

“宝宝,昨天你说脖子疼,今天我就把针带来了,你感动不感动”

不敢动!不敢动!

我嘴上没说,内心已经拒绝了一万次。以前我俩私下还好,女朋友每次想给我扎针,我随便找个理由也就躲过去了。

但是这次是在办公室!我面对的是无数准备吃瓜的同事和根本无处躲藏的环境。难道天要绝我!

“乖,你真好,可是我脖子已经不疼了,要不等我下次疼了再扎吧!”我准备临死之前在做最后一次挣扎。

果然,我漂亮美丽温柔贤惠但极度暴躁的女朋友发话了:“老娘我针都带来了,你说不扎岂不是不给我面子!我还不是为了你好!不扎的话,就分手!”

哦,好像忘了说了,我女朋友大学学的中医药,推拿与针灸专业毕业的。

此时我如待宰的羔羊,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敢动一下,我想过反抗,但仔细考量之后,好像没有什么胜算,而且这么如花似玉的女朋友谁舍得分手啊!

然后我便开始了我的受刑之旅,以下视角是我们同事拍的视频视角(因为我真的全程不敢动,第一次接触这玩意,是真的真会害怕!)

我女朋友先是拿棉球沾了酒精在我后脖处擦拭消毒,接着便取针找穴位施针。

PS:同事说我反复询问了大概七八遍,有没有事,会不会出事,不会伤害身体吧之列的问题。

第一针入肉之后我感觉到一种整个人被冲开的感觉,被扎的穴位涌出一股肿胀感,整个脖子变得很沉很酸。她在旁边说些什么轻重、深浅、针感啊睡眠的,我根本没听懂。

扎第二针得时候,第一针位置开始感觉到麻,接着是第三针,这个时候我有点淡然了,想着也没多疼啊,谁成想,第四针直接让我叫出声!真疼!不骗人!

我女朋友连忙停止施针,然后说道:“叫什么叫,有那么疼吗,不就扎错扎到毛孔了吗,你跟个小姑娘似的”

行吧,这玩意认错都这么强硬,没办法,谁让我们家女朋友最大呢

不过我女朋友还算有良心,扎了四针之后就没在扎了,说是什么第一次不适合扎太多。然后用手在我脖子上不知道那个穴位来回揉按,点燃艾条靠近穴位,我以为会很烫,但是感觉还不错,温温热热的,索性就不太害怕了,就是有点担心她把我头发烧着。

“你看你多幸福,外面中医馆都没我这么尽责,也不知道你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,能找到我当女朋友”

这场体验,除开我挣扎的几分钟外,扎针留针和艾灸是同步进行的,大约是二十分钟左右。结束之后,我试探的扭动脖子,还别说,脖子还真没那么酸疼了!

而且!我没被扎偏瘫!

最重要的是,女朋友挺开心的!真好!

.......

“宝宝,明天继续扎我,好不好”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