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岁的老头与60岁的女士搭伙过着甜蜜的日子,为什么还是要分手?

我在公园闲逛时间长久之后认识了袁老头。袁老头不是本地退休干部,从千里之外来到我们这座江南小城还不满一年。袁老头今年六十五岁,丧偶有三年了。他在网络平台上认识了我们这里的六十岁的单女士,也是退休的企业管理人员,丧偶五年多了。两个人在网上聊得十分投缘,既是同病相怜,又能坦诚相见,聊了一个多月,袁老头不辞辛苦从千里之外来寻找到了单女士,两人见面之后就在一起搭伙过日子,日子过得十分甜蜜。

袁老头有着很高的退休金,一说好搭伙过日子就主动提出要支付日常生活费,但单女士没有接受。单女士同样也有丰厚的养老金,对于钱真的也无所谓。她说:那怎么好意思呢?才来就当朋友来了,不就吃点饭呗,还能吃多少?还能吃穷了我?要是钱不够花,我会主动找你要的。袁老头怎么也不同意,他认为作为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养呢?在经济上两人都是争着付出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其乐融融。

我们这座江南小城环境优美,居住人口不多,但也不少,是一座悠闲宜居的好地方。单女士带着袁老头游遍了全市及周边景区,他们居住的小区内如花园,而小区不远处就是全民健身运动主题公园。我们就经常在这个公园闲逛时碰见,久而久之成了难得的聊友。袁老头常常对我赞叹我们的城市有多好,生活在这里的人是多么幸福。我说:你是爱上一个人,而爱上一座城吧?他笑笑点头默认了。

一次闲聊到单女士如何善解人意,如何通情达理,如何无微不至照顾体贴他后,他感叹地对我说:城市是一座非常好的城市,人也是非常好的人。然而,快有半年了,有时还是孤独寂寞。特别是她有事外出我一人在家时,特别孤独寂寞,不仅又思念故去的爱人,也特别想念自己的孙子孙女,还有很多家乡的亲朋好友。想着想着,就偷偷地老泪纵横了。

袁老头很有感触地说:刚开始可能是情感太浓烈了,少了理性思考。现在我们虽然十分相爱,但也有了冷静下来后的理性思考。我现在忍受着对远方家乡亲人的思念之苦,她也看得出来,也能理解我,也经常劝我回家看看。现在还不算老,来往还能承受,如果再老一点,岁数大了也承受不住遥远的路途奔波了。我也曾想过带她回家乡,但一想到久别家乡的思念之苦,我怎么能说出口呢?

袁老头又叹息说:唉!人老了,即便人不老,谁又能保证不会生病呢?我要是在家乡,有点头痛脑热身体不舒服,儿子女儿一大帮人都会围着问长问短;如今在这里,除了她,我就是孤独一人,举目无亲,有时不敢想未来,想想就凄凉情景浮现在眼前。人在一个地方长久生活下去就有了一个根,离开了就成了无根的浮萍随风飘荡,又像是落单的孤雁,有时又像是大海里一叶孤舟。

我问他有什么打算?他说:我们商量好了,春节前我回家乡过年。她劝我在家乡找一个好女人过日子。我也想过在家乡找一个本地女人一起过余生。但碍于面子还是拒绝了几个人。现在经她劝说,我也有这个想法了。我也真诚地希望她也在本地找一个好老伴,希望她有一个好归属,我回去了也安心了。

袁老头与单女士的异地黄昏恋可以再坚持下去吗?还是各自在本地同城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伴侣好呢?朋友们有何高见,请在评论区留言。欢迎关注我,让我们一起关注探讨单身中老年人再婚情感话题吧。

(2022.11.6)

我的家乡马鞍山

#婚恋手册#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