绌峰皬瀛愮埍涓婁簡澶ч緞濂冲瘜濠嗚鍒嗘墜(绌峰皬瀛愮埍涓婂瘜濠嗗叓骞村悗鍗磋鍒嗘墜)

她是富人,我是穷人,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个错误!和她在一起压力太大,我太累了!

这个女人叫刘淑琴,1961年出生于海口市。1988年到深圳发展,从事进出口贸易。1992年起从事房地产业,出任华安集团公司总裁。九十年代初,她的公司就曾先后在海南、广东等地投入房地产开发建设资金达三亿多元人民币。

热烈的爱情令她晕眩

1992年,对刘淑琴来说,是异常忙碌、又极其辉煌的一年。她进军房地产市场短短半载,就取得骄人的业绩,在各路开发建设海岛的大军中脱颖而出。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她益发风姿绰约,引人注目,她的风采深深迷住了一位比她小8岁的帅小伙。

这位小伙名叫刘玉杰,是大学刚刚毕业的高材生,在某单位做工程师。他长得一表人材,无论身高相貌都很像明星。

刘玉杰所在的单位正好与刘淑琴的公司合作,设计其住宅小区方案。在他眼中,她是那样高深莫测,仿佛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。接触次数多了,刘玉杰的心中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一天,刘淑琴的助理找到刘玉杰,交给他一件意大利名牌衬衣和一条做工精致的领带,说:“这是刘总送给你的,她说这段时间你辛苦了,谢谢你。”后来,他不断收到类似的礼物,堆满了他那间狭小的单身宿舍。刘玉杰的心中泛起了情感的波澜:难道这不是一种爱的暗示吗?夏日的一个黄昏,他壮着胆子,拨通了刘淑琴办公室的电话。

若按往常,除了工作外刘淑琴极少跟别人在电话里聊天,可是这天她刚好忙完了手头所有的事情,正想放松一下心情。他那磁性的嗓音和充满青春活力的话语深深吸引了刘淑琴,那种感觉是与商界的人完全不一样的。

在挂电话之前,刘玉杰告诉她,过几天他能拿到一笔设计费,他想请她吃饭。刘淑琴想了想,答应下来。

三天之后的黄昏,他们坐在一家酒店里,刘玉杰告诉她:“我下午冒着40摄氏度高温横穿整个海口市,就是为了拿到3000元工钱来请你吃饭。"刘淑琴觉得异常感动。刘玉杰的朴实、谦虚和青春朝气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刘淑琴在商界转战多年,出席过许多豪华宴席,但那顿两个人的烛光晚餐是那样的温馨浪漫,却是她从未体验过的。她第一次感到,原来两个人的世界如此令人神往,这是往日从未有过的轻松。而摇曳的烛光下,刘玉杰也看到了这位女强人温婉、柔美的一面,他的目光痴了。

埋藏心中已久的激情在涌动,刘玉杰趁着一杯红酒的微醺,向她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;那一刻,刘淑琴醉了。

从酒店出来,他们驱车来到假日海滩。那夜,他们如两只疲惫的小船,泊进了温柔的港湾。

刘淑琴非常珍惜这迟来的爱,不久她让刘玉杰辞了职,把他安排在公司工程部上班。刚开始刘淑琴提出给他股份,或给他做个分公司董事长,可他谢绝了,他说:“我只想实实在在和你谈感情,其他事情都无所谓。”刘玉杰专心做他专业上的工作,从不介入公司的事务。一方面是他不懂行,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想介入,他有很强的自尊心,怕别人说他“吃软饭”是为了刘淑琴的财势才跟她的。

除了做一些专业上的工作,刘玉杰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刘淑琴身上,如影相随地围绕在她身旁,一刻也不想离开。

于是,刘淑琴在办公室里和律师谈判时,刘玉杰就守候在门外;刘淑琴在咖啡厅和客人谈生意,他会另找一张桌子坐在旁边;刘淑琴生意上的应酬多,他总是充当“护花使者”。他又是一个颇有“醋劲”的情人,刘淑琴跟任何一个男子说话,他都努力与她保持两米以内的距离。总之,他希望她每时每刻都在他的视线范围里。

被一个有情人用浓浓的爱包围着,那是怎样的幸福。刘淑琴也很庆幸自己眼光不错,找了个实心实意的小伙子。可惜的是,身为大公司总裁的刘淑琴却无福消受这份相依相偎的幸福。她的公司横跨七八个省市自治区,集房地产、金融、实业、旅游为一体,拥有7个子公司和数亿元资产,每个星期她至少有3天在天上飞,根本没有完全属于个人的时间,她绝大部分的精力投入事业之中去了。

生活裂痕:爱情与事业难以两全

短暂的沉醉后,刘淑琴又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上。她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,每天谈完生意总是很疲劳,脑子却又无法停下来,得去思考别的事情。对刘玉杰的爱,她心存感激,可她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与刘玉杰厮守。她想,只要感情是真挚的就可以了。

有一天,两人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饭,刘玉杰郁郁寡欢,望着刘淑琴幽幽地说:“我是个感情的乞丐,一无所有!”

刘淑琴正盘算生意上的事,等她回过神来,连忙说:“我确实没时间把精力投入到你身上,公司的事太多,你要多体贴我呀!”

刘玉杰拿起啤酒猛灌,再没说什么。

直到几年之后,他们的关系经过几起几落,走到破裂边缘时,刘淑琴才蓦然想起这番话,不由得百感交集,终于理解了他话中的含义和说话时的感伤。

可是当时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。为了生意,刘淑琴依然各地飞来飞去;而刘玉杰也一直不插手她工作的事。有时一连几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,事业心重的刘淑琴根本无暇顾及刘玉杰的情绪,更没有意识到这样对两个人的关系有何影响。

1993年9月10日,到北京出差的刘淑琴回来,刘玉杰和司机来接她。见了她,刘玉杰支吾半天,说他过去有个女朋友,早已没有关系了,这次回西安去见到她,她说想来海南玩。他想先跟刘淑琴打个招呼,免得到时有什么误会。

听说是已经没有关系的女朋友,刘淑琴没怎么在意,并大方地表示要请她吃饭。

几天后,那个叫杰的女孩来了。杰是学舞蹈的,长得非常漂亮,举手投足都颇有韵味。她到海南后,刘淑琴抽空见了她,请她吃饭,还让司机开车送她和刘玉杰去玩。对刘玉杰,她是信任的,何况她也没时间考虑太多。

一天晚上,刘淑琴请客户到夜总会玩,把刘玉杰和杰也叫上了。夜总会上,一直坐在她旁边的刘玉杰突然站起身来,和杰合唱了一首《片片枫叶情》。看到此时他们声情并茂的对唱,刘淑琴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连客户的谈话都没听到,后来在女助理的提醒下才发觉自己的失态。

次日早上,刘淑琴去找刘玉杰。却偶然发现,刘玉杰在酒店另开了一间房!而且,杰也在里面。

两人第一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过了两天,刘淑琴病了一场;刘玉杰慌了,来到医院,坐在她的病床前向她发誓:他跟杰真的没有发生什么,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,只是出于老朋友的情谊才买了早餐去看一下杰,陪一下。刘玉杰许诺他对刘淑琴才是真心真意的。刘淑琴冷静下来后,心想可能真冤枉了他,也许真像他所说的那样只对自己好,再说自己也少有时间陪他,也有不对的地方,看刘玉杰忏悔的样子,刘淑琴也没法再跟他生气了。但是这件事或多或少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。

最疼爱我的人,却不能为我遮风避雨

1994年,有人举报,说刘淑琴有偷漏税嫌疑。有关部门三天两头到她公司进行调查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就在这时,发生了一件使她和刘玉杰的关系几乎破裂的事情。

这天,刘淑琴从香港回到深圳,又从深圳到广州办事,然后折返海口时,天已漆黑。偏偏刘玉杰和司机又来晚了,害得她在机场等了好久。她心里不高兴,说了刘玉杰几句。可能话说重了,刘玉杰没做声,送她回到住处后招呼也不打就走了。

次日,刘淑琴到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,想起昨晚的事,心里有些歉疚,就打电话给刘玉杰,叫他一起吃午饭。

两人在餐厅握手言和,饭后刘淑琴说有件从香港带回来的小礼物送给他。两人一起上了楼,刚到她住处门前,刘淑琴猛然发现房门虚掩着,她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推开房间,一眼就看见地上那个小塑料袋,那正是她装钱的袋子。昨天她带回5万美金,放在床头柜里,本想今天拿去银行存起来,可她满脑子想着有关部门调查公司的账及跟刘玉杰闹别扭的事,竟忘了这事,她准备送给刘玉杰的一条名贵钻石项链也不翼而飞。

刘淑琴当即报了案,很快来了多名警员,经过调查,警方向刘淑琴透露的头号嫌疑犯竟是刘玉杰。刘淑琴的心更乱了,她不愿相信,但她又没法认定刘玉杰是清白的。

当天晚上,被各种烦心事弄得几近崩溃的刘淑琴没敢回那个被盗的住处过夜,便独自在附近一家酒店开了间房,这是怎样一个夜啊!刘淑琴辗转反侧,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她很晚才到公司,一进办公室就发现气氛不对,职员们正在议论纷纷,刘玉杰像变了个人,平时极讲究仪表的他衣冠不整,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,嘴里喃喃自语。女助理悄悄告诉刘淑琴,刘玉杰一大早就来到公司大嚷大叫,见了谁都拉住说自己是清白的,弄得大家都躲着他。刘淑琴把他叫到自己办公室,告诫他:“别着急,事情总会弄清楚的。”可是刘玉杰却大喊大叫,反复说:“你们谁也不相信我,你们早就看扁了我……”

下午,刘淑琴想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,宣布提前下班,她请大家吃饭。饭席上刘玉杰依然情绪异常,一个人喝闷酒,别人跟他说话也不理不睬。吃完饭,大家正离席往外走,突然,听到“哐啷”一声,紧接着一声惨叫。大家吓了一跳,只见刘玉杰左手腕上鲜血飞溅,右手拿着半个敲破了的啤酒瓶,锋利的玻璃尖正赫然滴着殷红的鲜血。他痛苦地倒在地上,刘淑琴尖叫着扑上,抱住浑身是血的他,大叫道:“快叫救护车!”并心痛地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?”

刘玉杰艰难地说出一句令刘淑琴心酸不已的话:“你告诉我,昨晚去了哪里?”说着就因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,原来头一天晚上,刘玉杰到刘淑琴住处等了她一夜。刘玉杰被送到海口人民医院,经过整整六个小时的抢救,才度过了危险期。他昏迷了四天,刘淑琴衣带不解地守了他三天三夜,泪都流干了。刘淑琴看来,刘玉杰自杀的原因是,误以为自己那晚是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了才没回来,但却有传言说刘玉杰是使“苦肉计”,以摆脱大家对他在窃案中的怀疑。刘淑琴的心乱极了。

先是生意不如意,然后被人诬告偷漏税,上亿元的债务追不回来,然后巨款被盗,自己所爱的人成了第一个嫌疑对象,继而闹出自杀风波……刘淑琴纵然是个再坚强的女人,也无法面对这么多令人心碎的事情,她再也支撑不住了!于是,她选择了逃避,独自一个人去了澳大利亚。

堪培拉、悉尼、墨尔本……沿着澳洲迷人的东海岸,刘淑琴在这个“骑在羊背上的国度”努力把心融入大自然中,尽量不想工作的事,也不和刘玉杰联系。

然而这并不可能一了百了。一个月后,再回海南的刘淑琴还得重拾她的事业和生活,虽然她所面对的烦恼和挑战一点都没少,但是经过调整的她学会了比以前从容面对了。

那桩失窃案没有任何进展,后来就不了了之,但私下里依然不少人认定是刘玉杰干的。虽然警方没证实这点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每一天,在忙完生意上的事后,疲惫的刘淑琴独自守着寂寞的夜晚,不由得回想起那个浪漫的海滩之夜,想起刘玉杰对自己的种种好。刘淑琴的心渐渐软了,毕竟他们有过美好的过去,他曾经为她付出那样真实的爱。

刘淑琴又与刘玉杰恢复了原来的关系,虽然破镜重圆,裂痕却总是难以弥合。刘淑琴虽然依旧关心刘玉杰的生活,可对他再没以前那般信任了。刘玉杰也沉默了许多,那双忧郁的眼睛更加忧郁。

我最终收获了失望

尽管经历不少风雨,但刘淑琴还是凭着坚韧的毅力顶住了市场的冲击和情感的波折,她的事业步入了成熟期。

刘淑琴和刘玉杰虽然没有分开。但两人也没更深的发展。刘玉杰几次谈到结婚的事,她都委婉地表示“以后再说”,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刘淑琴越来越觉得她所需要的理解和支持,刘玉杰是远远给不了她的。

1998年春节过后,刘淑琴上了一趟北京,返回深圳那天正好是2月14日,情人节,夜里12点,她打电话给一直在分公司工作的刘玉杰。平时她从外地回来,再晚再累也要跟他通一会电话,这已成了一个习惯。正说着话,突然,刘淑琴凭着女性的直觉,从刘玉杰心不在焉的话语中觉察出什么,她问道:“你旁边有别人?”刘玉杰一下子支吾起来,她心里疑团更深了。

次日一早,刘淑琴赶上早班机飞到海口。当她敲开刘玉杰的房间时,果然不出所料,他的房间里竟有一个女子,而这女子正是几年前出现过,并引起他们一番争执的杰,刘玉杰的旧女友。

刘淑琴懵了,如果她看到的是别的女孩而不是杰,她也许还好受些,可偏偏是杰。如果说四年前的事不是刘玉杰的错,那今天他就无话可说了。

刘淑琴最不能忍受别人的不忠诚,何况是自己的恋人。刘玉杰的行为深深地伤害了她,一夜之间她似乎变得迟钝了。

随后的几个月里,股市起落,生意盈亏,她都满不在乎,赚钱对她已失去了意义。直到这时,她才发现,自己在情网里陷得太深了。

经过仔细思考以及在朋友们的劝解下,刘淑琴还是希望此情可以挽回,于是她又托一位他们共同的朋友去问刘玉杰。

可是,跟了她五六年,经历了两人之间的种种波折的刘玉杰却累了,他对别人说:“她是富人,我是穷人,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个错误!和她在一起压力太大,我太累了!”

刘淑琴终于明白了,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结局。其实在最初,刘淑琴确实为这热烈的爱而晕眩,一个女人事业上再强,但情感却总是脆弱的,她多希望有一双坚实而安全的肩膀让她靠一靠。她没想到自己全心投入了的爱情,最终却收获了失望。而这一切,到底是因为什么?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