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情侣毕业都分手了(为什么很多情侣一到毕业就分手)

快下班时,手机屏幕亮起,莫默下意识瞥了一眼,是男友田园的信息:“下班了嘛?我已经出发了,差不多20分钟就能到,你直接过来就行。”莫默这才想起来,一周前俩人就订好了种草已久的热门餐厅,今天一天接受了那么大量的“信息轰炸”之后,自己居然有点晃神,差点忘记还有这么一茬。

“好的,我已经可以下班了,收拾一下马上过去。”莫默回复信息后,起身收拾东西,打卡下班。

七点,莫默到了约定好的地方,边往里走边寻找田园。下班过来的路上,田园几乎是每隔两三分钟就给莫默发条信息,“报告”自己的实时位置,并在10分钟前就已经到了鹅夫人,找到预留好的位置坐下等她了。

田园是莫默读研究生期间交的男朋友,俩人是同学,在看展、摄影、美食方面的喜好都很契合,上学期间没少一起在课后吃吃玩玩,感情一直都很好。直到半年前,毕业设计、毕业论文以及择业的压力才真正开始变得真切起来。

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各自忙着写论文、做设计、找实习,毕竟两人的导师并不是同一个,再加上最后一年研究生们也没有课程了,所以两人之间碰面和交流的频率越来越低,以至于等到偶尔见面时,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奇怪了,有时聊几句就聊不到一块儿去了。

田园的父母在教育系统工作,莫默的父母是普通工薪阶层,两人老家都是J城的。在长辈们的眼里,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,如果毕业、工作稳定之后,大概率是可以奔着结婚去的。

J城虽然紧邻省会、经济也在不断发展,但再怎么说也就只是个三四线小城市。田园的父母年轻时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环境,打拼到T城。T城是紧邻首都的直辖市。等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稳定之后,就把田园接过去继续上学了。所以,田园从小算是在比较殷实的环境中成长的,生活习惯等也很受父母的影响。此前他就和莫默聊过,他的目标是从T城到北京扎根,所以找工作优先会找能够解决户口的,这样才能为给他的下一代接受更好的教育做好预备工作。

莫默在平时的生活中,算是个比较随性的姑娘,和朋友们在一起做选择的时候,基本上也是跟着大家的普遍喜好走就行。不过,在自己的未来发展方面,她可不是什么“小白兔”,还算是个很强势的姑娘,不愿意随波逐流、仅仅追求安稳,一劳永逸、相夫教子......这些在莫默看来,是一眼就能看到头的未来。

而且她如果当初想安稳,就不会考研直接考到北京,工作也决心在北京找;并且现在到了东篱,这也是付出了很多努力才拿到的offer,不仅专业不是非常对口,而且工作节奏和要求也是很苛刻的。但就算这样,她还是决定试试、挑战一下自己,趁年轻,努力圆一圆自己的梦想。虽然方圆最初接触起来应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在她手下干活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但也正是因为这样,才意味着她自己可能能够成长得更快、更全面。

即使田园和莫默两人对于未来的规划并不是十分一致,但莫默一直都在努力调整自己的看法。她总觉得,两个人之间的相处,只要积极沟通,就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。再说,其实田园是个很体贴的男友,节假日都会很有仪式感地准备小礼物,或者提前开始做攻略、筹备去哪里玩之类的......

莫默进店之后很快就目光锁定了田园的背影。他选定了靠窗的一个比较安静、相对比较独立的位置,刚修剪过的平头、一身休闲商务套装,越来越像一个一丝不苟的公务员了。

“我来啦!”莫默顺势把包放到旁边的座位上,然后迅速收回了刚刚那些纷乱的思绪,换回笑脸。

“嗯,咱们来先点菜吧。怎么样,有什么特别想要尝试的吗?”田园抬头看着莫默,温吞且稳重。他总是这样,性子一直很稳,以至于把莫默原有的一些急性子和小暴躁也逐渐中和了。

莫默边翻田园递过来的菜单边回应:“就之前咱们种草的那几个菜就行,其他的根据情况,到时候不够再加呗。”

“好。”田园点好菜之后,提醒道,“莫默,咱们之前就一起定好的毕业旅行,你现在这么快就入职了,到时候记得提前请假,做好安排哈。”

“哎呀,我和你说,简直了。今天我领导带我去认识新同事,一整个,全程都尬住了。好不容易捱到走完一圈,领导又找我单独谈话,虽然也说我加班什么的做得还不错,但是话里话外,我也能听出来,还是觉得我能力有缺陷,还需要提升。我觉得我刚入职这几个月肯定要忙飞,本来毕业之后才入职,这好像也是因为项目太多又确实缺人,所以我们这一批毕业生才要求尽快入职。”莫默话匣子一打开,一直在吐槽最近几天的“血泪”经历。

还没来得及回应毕业旅行请假的事情,她就被田园打断了:“莫默,不是我说你,确实搞不懂,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累。当时咱们一起进事业单位不好吗?你非不。现在,你天天吐槽,本来就专业不太对口,你们公司还节奏这么紧,你何苦呢?”

他平常不会这么耐不住性子。

莫默这才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,出现了少有的严肃,说话语气也明显强硬起来。莫默只是想对着亲近的人倾诉一下自己内心的压力,想听到一些安慰和鼓励,想听到田园说一句“辛苦了,我相信你,一定可以的!”;而不是现在这种说不了两句正常话就出现的“说教”和背后的“义正言辞”。

莫默顿时没有了继续谈话的欲望。这顿饭后面的气氛也是理所当然地在低气压中草草收场。

莫默和田园,因为工作和未来发展的选择,终究还是没能完全互相理解和妥协。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