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爱12年,在长城上分手,22年后重逢,这对恋人感动了无数人

“多年以后,如果我们重逢,我将以何面对你?以沉默,以眼泪……”

这是拜伦笔下的爱情。

是啊,与曾经相爱多年的人,久别重逢,那一刻,我们该如何面对对方呢?

关于这个问题,阿布和乌雷的答案是,静静注视着彼此,任惊喜、悲伤、离别等情绪在心间翻涌,然后伸出双手,紧握彼此,再缓缓抽离,相视一笑。

12年的爱,22年的恨,便在这一笑当中,烟消云散。

爱也好,恨也罢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01

也许,你没有听说过阿布和乌雷,但是却见过下面这张照片。

2010年3月14日,行为艺术大师玛丽娜·阿布拉莫维奇,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内,开始了一场与人面对面的艺术行为展。

在一个房间里,放着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,阿布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,而一个接一个观众则坐在桌子对面的另外一张椅子上。

在长达716小时的时间里,阿布与1500多人进行了对视。

但不管对面坐的是谁,阿布始终静静地望着对面的观众,不悲不喜,不言也不语。

直到两个半月后,一个头发花白,满脸风霜的男人坐到了椅子对面,仅仅一瞬,阿布的眼中便汇织了惊喜和悲伤的情绪,双眼闪烁着泪光。

下一刻,她伸出双手,与对面的男人双手紧握,十指相扣,片刻之后,男人抽回双手,起身离去。

阿布却掩面哭泣,然后结束了这场行为艺术展。

这个男人,也是一位行为艺术家,名字叫作乌雷,是阿布12年的恋人兼工作伙伴,也是她恨了22年的人。

阿布,1946年出生在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,幼年时常常遭到母亲打骂。

她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:“我的母亲将进行我和弟弟完完全全的军事化管理。我从没有被允许在晚上10点后离开家,直到我29岁那年。”

正是因为从小这种压抑式的教育,决定了她之后狂野大胆地创作风格,成为了20世纪最伟大的行为艺术家之一,被人们尊称为“行为艺术之母”。

乌雷,1943年出生于德国索林根的一个防空洞里,15岁时战争带走了他所有的家人,此后,他便开始流浪。

1976年,阿布与乌雷在阿姆斯特丹相遇了。

初次相遇,两人一见钟情。

聊天的过程中,他们发现彼此有太多共同点,比如同样热爱行为艺术,同样偏执,甚至生日都在同一天。

见面的当天,两人打破了各自的禁忌,乌雷给阿布看了自己的日记,而阿布则跟着乌雷回了家。

沉浸在爱情中的两人,再也无法忍受分离,在认识的第三个月,两人一起住进了货车里,开始了长达12年的冒险。

在相爱的12年里,他们的工作、生活、肉体和灵魂都紧密连在一起,他们既是亲密无间的恋人,也是心有灵犀的伙伴,一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行为艺术作品。

02

这世间所有的爱情,都逃不过相爱相杀的规律。

彼此深爱的两个人,既会体验到甜蜜,也会体验到痛苦。

阿布和乌雷,亦是如此。

阿布曾说:“我爱他胜过爱自己。”

乌雷也说过:“当我们见面时,我感受到她最直接的魅力,她的类型、她的个性、她的人格,我们默契地做各自的事情,就像找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。”

热恋期,两人共同创作了《空间中的关系》,来探讨爱情的真相。

在狭小的空间中,他们赤裹着身体,一次次用力撞击彼此,直到阿布被撞到在地,以此来体会性别差异带来的直观感受。

猛烈地撞击,让他们感受到了彼此的爱意,但也同时让彼此受伤。

深爱中的两个人,恨不得时时刻刻待在一起,于是他们背对背静坐,用头发缠绕着对方作为连接。

他们想要一直维持,但仅17小时候,就有一人倒地,另外一个人也被扯到地上。

原来,爱情中关系太过紧密,也会变成一种束缚,甚至是双输。

爱情成了他们创作的灵感,他们合作的作品,也让彼此闻名艺术界。

他们被称为“灵肉合一的恋人”。

然而,阿布和乌雷的爱情,就像他们的行为艺术作品一样,彼此强烈相爱,但过于亲密的关系,也吞噬着两人的爱意。

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,两人彼此独立的空间就越小,直至逐渐被对方占据。

两人的关系逐渐出现裂痕。

在两人相爱的12年间,乌雷一直想要一个孩子,但阿布却拒绝了他,甚至还打过一次胎。

乌雷因此受到了深深地伤害,此后,他很少再提要孩子的事情,两人却开始了频繁的争吵,彼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扑朔迷离。

终于,乌雷背叛了阿布,他当着阿布的面与女服务生调情,跟其他人上床。

阿布绝望、妒忌,迫切想知道爱人出轨的对象,究竟是怎样的人。

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。

逐渐地,阿布产生报复心理,也出轨了两人的好友。

其实,当激情过后,两人就已经发现彼此价值观不合。

阿布雄心勃勃,想成为艺术界的女王;而乌雷乐于平淡,只想做艺术界的打工人。

两人互不妥协,最终不同的价值观,成为了两个人的障碍,让关系逐渐恶化。

不过,阿布并不想草草结束感情,她受梦的指引,决定与乌雷来一场浪漫的分手。

1988年3月10日,乌雷从长城西边的嘉峪关出发,阿布从东边山海关出发,他们朝对方走来。并约定结束时就分手。

此后的90天时间里,两人独自承受着孤独,行走在长城上。

直到6月27日,他们终于在陕西二郎山的峡谷相遇,两人面带微笑,走向对方,然后紧紧相拥。

随后,乌雷说:“我的中国助理怀孕了。”

阿布问了一句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乌雷沉默了。

最终,还是阿布说:“我们就在这分手吧,你去做你想做的。”

这一刻,相伴12年的关系,走到了终点。

此后22年,两人再也没有见过。

03

这一次分手,对阿布产生了致命的伤害。

她曾在日记里说:“我40岁了,长得很胖,既丑陋又毫无生气。上帝啊,我失去了我的男人,我热爱的艺术,我们在一起工作,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乌雷虽然抛弃了阿布,但艺术没有。

她重新投身于艺术创作,并渐渐摆脱于乌雷捆绑的命运,她的作品更加具有个人特色。

慢慢地,她的影响力扩展到艺术圈和欧洲以外,成为了20世纪最伟大的行为艺术家之一。

2010年,阿布在纽约举办艺术展,乌雷受邀参加。

展览开始前,两人曾在阿布的公寓里见了一面,此时的乌雷已经白发苍苍,对着镜头他说:“我想我仍然爱着她,也许我们还能住在一起。”

阿布没想到,乌雷会走上台坐到她的对面,在惊喜和悲伤后,她伸出了手握住了乌雷的双手,曾经热泪的爱,分别后的痛,这一刻都在两人心中涌动着。

然而,这世上本没有破镜重圆,这一次的握手,也不过是阿布与过去的和解,让过去的一切都过去。

但,他们这场对视,却感动了无数的人。

不过,这并不是故事最后的结局。

2015年,乌雷将阿布告上法庭。

两人在一起时,曾签订过一份合同,其中规定乌雷将获得两人共同作品收益的20%,然而,乌雷表示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只收到了4次打款,而且阿布还不允许他将两人的共同作品用于图书出版。

乌雷说,自己真的很受伤,这太不公平,太不讲理了。

阿布否认了这一切。

但法院最终判乌雷胜诉,面对这个结果,阿布保持了沉默。

让人意外的是,两年后两人宣布和好,甚至同台打趣彼此。

阿布说,她已放下所有的愤怒和仇恨。

经过12年的相爱,22年的恨,经过彼此的甜蜜、出轨、背叛后,两人终于达成和解。

2020年,乌雷离世,阿布在社交平台发布悼念:

“今天我非常悲伤……他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,也是一个值得深刻铭记的人。”

此后,这世上只剩阿布,再无乌雷。

04

很多人看到这个结局时,有人对感情感到有些失望:

“感情好脆弱。”

“真的爱,就应该抵御诱惑。”

“在出轨面前,感情不值一提。”

也有人表示:“感动于阿布的释怀。”

还有人说:“只是铭记自己曾投入的感情也时光也很好啊。”

或许,对阿布和乌雷的爱情,有很多种解读。

但,与其把最后的结局,当作对爱情的一种注释,不如把它看成,是一种对自我的探索。

爱情也好,婚姻也罢,甚至包括事业,都是我们对自我的探索,是为了丰富生命而选择的体验。

人生本就是这样,常常留有遗憾。

我们从中能看见的、领悟的都只有自己。

就像阿布在一次演讲中所说,应该把爱当成生命,而不是爱情。

不论遭遇什么,愿我们都能在生命中投入热烈的爱,如此,才能不负此生。

作者 | 南希

编辑 | 南希

#头号有新人#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