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初恋离开现在又在一起(十年前被初恋抛弃现在都忘不了)

我叫李文博,今年已经72岁,退休已经十年时间了,我现在每个月的退休金和老伴加起来有一万多,除了留一部分自己用之外,我和老伴商量,用我们的退休金资助了五名贫困山区的大学生。

可能很多人都觉得,我和老伴生活一定很幸福,其实我们晚年生活并不幸福,我唯一的儿子,在十年前出了车祸去世了,家里现在就剩下我和老伴两个人,儿子去世后,儿媳带着孙女改嫁了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们的下落。

我和老伴并不是初恋,在和老伴结婚之前,我曾经有过一段相恋三年的初恋女友,后来是我主动向女友提出的分手,对于初恋女友我一直心有愧疚,初恋是一个非常善良贤惠的好姑娘,只是那时我年轻气盛,不懂得珍惜,遗憾错过了。

我是一名老知青,曾经在米脂县石岐沟大队插队生活了四年时间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认识了初恋女友张小芳,我是1974年,响应国家号召去米脂县插队的,我们一共去了五十多人,我和其他五名知青在石岐沟大队一小队插队。

在当地盛传着这样一句话“米脂婆姨,绥德汉”米脂姑娘都长得非常好看,张小芳就是其中一个,我插队的时候,就是住在张小芳家里,张小芳还有一个弟弟,一家四口人生活过得很拮据,其实那时候,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不好,不过老乡对我们知青非常照顾,都是把家里最好的拿出来招待我们。

我比张小芳大二岁,张小芳父亲张仁怀给我腾了一间家里最好的屋子让我住,在生活上也是给予了我最大的关怀,我吃的饭菜是单独一份,这让我非常不好意思,我提出要付饭钱的时候,却被张小芳父母拒绝了,后来我实在觉得难为情,就和张小芳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他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。

农村插队的生活十分艰苦,而且非常枯燥乏味,每天都要下地干活,我们偶尔也会偷懒,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情,刚来插队没多久,我们插队知青就和队里的小伙吵了一架,他们嫌弃我们干活慢,还骂我们城里人矫情,我们知青自然心里不服,最后还是队长出面才制止了这场争吵。

我们插队知青中,确实有些知青瞧不起农村人,也没少犯错误,老乡吴明轩家里的鸡就被知青偷偷吃了两只,像这样的事情,当时我们没少干,老乡虽然知道是我们干的,但是,那时候,我们都是一帮年轻气盛的小伙子,老乡也不会说什么。

和张小芳相处时间长了,我发现张小芳和其他农村女孩子不一样,张小芳做事情有自己的想法,考虑问题也总是先站在别人的角度,在生活上也是处处为我着想,张小芳知道我不喜欢吃辣,做饭的时候从来不放辣椒,她也会主动帮我洗衣服,衣服上有破的地方也会帮我缝好,我长这么大除了家人,没有一个人对我如此好过,我心里除了感激之外,也对张小芳有了不一样的感情。

记得插队第一年过春节,张小芳带我去逛集市,农村过年很热闹,在农村也只有过年的时候,老乡才会舍得改善一下伙食,买一些平常不吃的东西,为了表示感谢,我买了很多年货,还给张小芳买了一件新衣服,我以为张小芳会很高兴,谁知她嫌弃我乱花钱,还说我不会持家过日子,她这句话对我触动非常大,也只有吃过苦的孩子,才会懂得珍惜。

大年三十这一天,我和赵小芳整整忙了一天,张小芳穿上了我给她买的新衣服,我挑满两大缸水,就开始忙活了,早上我们蒸了包子和馒头,中午我和张小芳贴了对联,还炸了油饼,张小芳又开始准备年夜饭,看着张小芳忙碌的身影,我心里突然有了想和她结婚的冲动。

大年初一下起了鹅毛大雪,张小芳怕我冷,在我屋里架起了火盆,我拿了一本书送给了张小芳,其实书里夹着我给张小芳写的表白信,第二天张小芳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我趁着帮张小芳做饭的时候,说出了我的心里话,张小芳沉默了许久才对我说道“这事可不能开玩笑,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了,一定要真心对我,反正我是会一心一意对你好的”,我向张小方保证一定会真心待她。

和张小芳恋爱后,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,张小芳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诉了她父亲,赵仁怀并没有反对,1976年,张小芳向我提起结婚的事情,但是,我却犹豫了,因为父母不同意我和张小芳在一起。

1977年恢复高考后,我考上一所师范学校,可能是知道我要回城了,张小芳心情十分低落,也不爱说话,经过深思熟虑后,我主动向张小芳提出了分手,我当时心里很难过,我知道我伤害了张小芳,但是我却别无选择,回城那天,有老乡骂我是负心汉,张小芳没有来送我,只是让我给我送来了一条她亲生织的围巾。

回城后,我就和张小芳断了联系,上大学时候我认识现在的老伴王慧娟,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,婚后第二年,儿子出生了,我们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很幸福。

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,2010年,儿子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去世,在经历了丧子之痛后,我和老伴也一夜之间白了头,儿媳带着我唯一的孙女也改嫁了,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见过孙女的面,如今我和老伴相依为命,有时候,我在想可能这都是命中注定的结果,如果我当初选择了张小芳,或许会是另一个结果。

[ad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