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手小日记(我的分手日记)

shiuv
shiuv
shiuv
34968
文章
0
评论
2023年9月1日02:05:03 评论 1

分手日记之一 我的梦该醒了

我和他是同乡,都是农村人,他叫文企比我大五岁,他是我们那里家喻户晓的好孩子,多少家庭都以他为例,来教育自己的孩子,他就是许多孩子眼里的学习目标。文企从上小学到高中,一直都是班里的优秀学生。

文企家里条件不好,有一个常年多病的奶奶,父母都靠种田为生,他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也在上学。那年他考上了广州的一所重点大学,学费都是家里东筹西借来的。

我的学习,呵,不提了,我十六岁就辍学去广州的一个亲戚家饭店里打工。

人生如戏世事靠巧遇,我打工的饭店就在文企大学附近。

文企第一个寒假不打算回家 了,他来到我们饭店打寒假工,千里之外我们老乡能相遇真是不易,我们格外珍惜这来自家乡的友情。
文企虽然比我大,但是因为他还是学生的缘故吧,干什么事总是小心翼翼,担心出差错,经常会请教到我这个老服务员。

得知文企家里已经没有能力给他付生活费,当天晚上我就找到文企对他说:“文企哥,你别担心,我给你钱吃饭,我挣钱供你上学,你好好读你的大学。”这句话一出,文企他哭了,呜咽地说:“你对我这么好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,等我有能力了一定会报答你的。”

就从那一天晚上起,我在外面三年的工资没有给家里寄一分钱,虽然知道我的父母也不易,更知道我自己的弟弟也学习优秀,我却不管不问。

眼看文企大学要毕业了,他对我说:“现在大学生没有研究生的工作好找,研究生的工资会很高,以后你就跟着享福了。”

文企开始了研究生的苦读,我依然笑着支持他,相信他会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文企要交学费,要买学习资料,要吃饭,要买衣服,要买生活用品等等。

而我学会了攒钱,学会了摆地摊,学会了发传单,学会了如何躲城管,学会了各种挣钱的技能,也学会了省吃俭用,我不会化妆,我不买新衣服。

我吃着咸菜,啃着白馍,却向往着未来能吃上海鲜的日子。

我和文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了恋人,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是他能毕业找一个大公司上班。我还是在匆忙的挣钱中,文企研究生要毕业了。

有一天文企告诉我,他被一家大公司录取了,把待遇给我那么一说,我开心地蹦了起来,我哇哇地叫着,我们拥抱着,热吻着,我有盼头了,那一夜我激动得没有做梦。

文企真的很优秀,工作很顺利,被公司领导很是看中,很快从小职员变成了部门小主管。

我们的生活虽然有些变化,但我还是继续摆地摊挣钱。

文企发工资了,他带我去商场买衣服,我挑了一件最便宜的衣服,我试穿着衣服,他在旁边陶醉的看着,我幸福的快要乐开花,我享受着他给我的回报,第一次感觉他是世上最爱我的人。

这一年我们打算回家过年,同样的喜讯是文企又调去当主任了,我不知道他的工资有多少,但是他带我吃了海鲜,买了各种化妆品,带我去美容,还给我的家人都买了新年礼物。回到家里他还给了我父母五千块钱。

在我家,他会帮助我妈妈做饭,他会陪我爸爸喝酒,他会和我弟弟探讨未来,他会和邻居们拉拉家常。他和我们一家人亲近的这个场景是那么的和谐。

我们要结婚了,我们共同去挑选结婚礼服,没有钻戒,但我还是认为自己做了最幸福的新娘。我们的誓言就是永结同心,白头偕老!

因为我的文化低所以也没有打算去找工作,我依然在文企上大学的附近摆地摊挣钱,我们多么渴望在这个城市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呀!不过我也习惯了每天匆匆忙忙卷着地摊货到处跑的生活。

每逢过年过节,文企都会记得给我买礼物,他堪称是一个心思细腻的老公,他闲下来会帮我干家务,他回到家里,脸上从来看不见他的工作烦恼,他总是和我甜蜜的腻歪着开心。

有时候生活会给我们开个玩笑,打扰一下我们稳定的生活。三月八号,阴天,我因为搬货不小心流产了,我躺在医院的床上,文企含着眼泪,哽咽地安慰着我,他说:“以后不要再去摆地摊了,我养你,养你一辈子。”

就这样我在家休了半年,实在是憋不住了,出去找工作,除了饭店的服务员和保洁员什么的,好的工作都要文凭,我是选择了老本行摆地摊去了,最起码自由呀。

每天我都是趁着文企上班,就偷偷地去摆地摊,我知道光靠他的工资买房是不够的。

我们这样的生活过了两年半依然甜蜜,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文企公司给了他一个住房指标,我们只要筹够房子的首付款就可以了,为了能得到这套三居室的房子,我回娘家对每个亲戚都张开了借钱的嘴,以各种方式来筹钱。九月八号,晴,在这个大城市里,我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住进新房的那一天,文企在我们的床头挂起了一张我们的婚纱照,我们互相依偎着,那天夜里我也没有做梦。

每天我们把自己的家整理得很温馨,文企会浪漫地买束百合花摆在我们的大卧室里。

老家的人听说我们在广州有了自己的房子,都给予了羡慕的祝福!我和文企再次发誓一定要好好工作把债务还清,恩恩爱爱,一生一世,让我们的感情一直如新到老。

为了还债我摆地摊的事情,还是让文企知道了,他没有埋怨我,他把我拥抱在怀里说:“我真没有用,还让自己的女人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来挣钱,我以后更要好好的工作,一定给你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。”我们俩约定,只要债务还清了,我就在家当我的全职太太。

为了还债我们打算再推迟要孩子。

我们的生活依然被人羡慕,我会聊qq,我会对亲戚发我家大房子的照片,我会告诉亲戚我们的生活有多么美满!我会给网友吹捧我的老公是多么优秀,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爱人对我有多好,有多么的爱我!我庆幸我以前的付出没有白费。

文企第一次带我参加朋友聚会,别人也带上了自己的配偶,文企会给我提包,会帮我拿衣服,会帮我夹菜,会当那么多人的面,擦去我嘴角的油污,会担心我就餐合不合口?在众人面前我就是他的明星。

聚会过程中我的被宠,让人感觉有点炫耀的嫌疑,就引来了其他同事妻子的好奇和挑衅,主动找我聊起天来,我是大大咧咧,毫无戒心,一个穿着银色很高很高的高跟鞋,短发女,化着浓妆,穿着紧身的超短裙,走过来就说:“哎呀!真不知道我们的文大主任工作那么优秀,家里还藏着一个宝呀,长得好看又温柔,老公还那么宠爱,一定在不错的公司上班吧?你在哪里工作呀?”这么一问,我张口就说:“没有工作,摆地摊...”话音未落,文企就抢过来说:“哪里哪里,她给你们开玩笑的,她目前在家待孕,待孕着那。”大家都哈哈一笑,不知道有没有人真的会在意这些,但我啥也没有想。

回到家里,文企就给我说:“以后遇见有人问你在哪里上班,就说在家待孕呢,现在家里的条件一天比一天好,咱们该要个孩子了,你就在家呆着吧,别再出门摆摊了,不要那么辛苦了”。

终于在我二十九岁那年10月10号,有了我们的儿子文小政,八斤七两的重量,医生让我选择剖腹产,为了没有那么难看的肚皮,我还是用尽全力忍着撕裂的疼痛生出了他。

文企做爸爸了,抱着襁褓中的孩子,他笑着笑着哭了,我哭着哭着笑了,这样的三口之家更是完美了。我不在摆地摊一年多了,现在文企更加努力拼命工作了,为了生活为了孩子的奶粉钱,他要我们娘俩生活过得更无忧。我照顾着孩子,心疼着老公,多希望他有超能力,轻轻松松就能挣到钱呀。

逢年过节,老公还是 一如既往地给我送礼物,买衣服,现在又开始给孩子买衣服了。

小政一周岁了。我们家里增添了第二辆小轿车,这一辆别克是我和小政的,我们一家三口会开着车,带着孩子出去玩,去野外踏青,去游乐场坐小车,去动物园喂猴子,去河里划船,去照相馆拍照...

文企荣升为部门经理了,那天他出门庆祝去了。我和小政在家为他过两岁生日,我们吃了蛋糕唱着生日歌。

我和小政给他爸爸打去了电话,对面很嘈杂,我们互相听不清说什么?但是我知道他会回来很晚,还是嘱咐他少喝酒,早点回家。夜很深了,我被开门声和说话声惊醒,文企回来了,喝得大醉,被同事送回来了,他在床上烂醉如泥,但还是紧紧的抱着我含糊不清的对我说:“我一定会让你幸福,你对我的支持我都记在心里,我永远不会忘记,我爱你,爱你和孩子,我要让你们幸福一辈子...”

文企休假的时候,我们一家三口会开着车,带着孩子出去玩,去野外踏青,去游乐场坐小车,去动物园喂猴子,去河里划船,去照相馆拍照...

因为工作需要文企要去美国学习,我有点不舍,送他去机场的时候,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,小政却哭着说:“爸爸早点回来陪我过三岁的生日。”出国的那一段时间,文企会一天一个电话打回家里。小政生日的那天我们还视频了,就像他在家里一样和谐,我们一家三口对着视频唱着生日快乐歌!

文企从国外回来依然给我和孩子带回来很多礼物。

文企的公司发展很好,工资和福利也提升了许多,出国呀,公司出差呀,什么应酬呀也就多了起来。

逢年过节,文企依然会给我们买礼物。这一年我们回老家,在县城里买 了属于我们的第二套房子。

时间很快小政上幼儿园了,每天送他去幼儿园他都会哭闹,总是闹着让爸爸去送他去,文企公司事务繁忙,一直承诺着说:“今天爸爸要早点去公司,改天有空了一定送小政上幼儿园,”小政相信了也就不哭了。

后来文企出国学习,不再让我送他去机场了,说我要照顾小政。

我学会玩牌了,我和网上认识的附近人,在闲暇的时候就去约人来麻将了。

有时候文企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因为玩牌在兴头上,不管他说什么我就:“好,好,回家再说,现在挂了。”

那天晚上文企没有回家,打电话一问,原来他白天打电话叫我送他去火车站,他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出差,因为我玩牌啥也没有听清楚,就草草的挂手机。

文企不是很喜欢我玩牌,他让我闲着没事还不如去报个什么学习班,来提升自己,我也是口头答应,就压根没有那个学习的想法。

又一次文企说:“少去玩点牌,还是学点什么吧,要不去唱唱歌,跳跳舞什么的都行,”我说:“好,好,知道了,你忙你的别管我了,我送孩子去了。”

文企给我买的衣服我穿着出门,牌友刘阿姨非说这衣服适合年龄大的人穿,她说:“你这么年轻怎么穿得那么老套,我们年龄大的还想穿年轻一些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我也有一件和你这一样,不信明天我穿出来你看看,”第二天,刘阿姨真的穿得和我一模一样,我也是无语,只是“没心没肺,哈哈”一笑!

礼拜天的时候也会开着车,带着孩子出去玩,去野外踏青,去游乐场坐小车,去动物园喂猴子,去照相馆拍照...小政要划船,我告诉他爸爸不在,不安全就不要划船了。

我没有去商场逛街的习惯,也没有去美容院,美容的爱好,就是没事了陪这些老阿姨们玩个小牌消遣,消遣。

文企说:“少去玩点牌,还是学点什么吧,要不去唱唱歌,跳跳舞什么的都行,”我说:“好,好,知道了,你忙你的别管我了,挂了哈。”

文企有时候早餐都不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吃了,他说公司门口的早餐很不错。渐渐地他的酒局也越来越多,给我打电话报告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,每次回来都是很晚喝得烂醉。

这一天我送完孩子,照常去约牌友,妈妈打来电话,我才知道,小政四岁的生日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
这一年糊里糊涂过得很快,文企工作的原因不能和我们回家过年了,我带着小政在老家玩到快开学了,才返回来。

春天来了我带着小政去野外踏青,我们去放风筝,我们去公园爬滑滑梯,我们去动物园喂猴子,我们会采野花装饰自己的家...

有一天,我带小政去吃肯德基,透过玻璃窗,小政看见了爸爸和一个穿着花裙子的阿姨走过,小政大声喊:“爸爸,爸爸”他跑出了店门,我从肯德基厕所里出来,也追出了店门,喊着:“小政,小政,你干嘛?你干嘛呀?”我告诉他爸爸工作很忙,哪有时间出来玩,连陪我们的时间都没有,怎么可能在大街上遇见,路上的人那么多,肯定是小政看错了,小政歪着头看着我,也认为是自己看错了。

文企依然给我买节日礼物,这次的衣服我也感觉有些土气,但我认为他爱我,不管买什么礼物和衣服我都喜欢,我都会在他面前穿着给他看。

我们的家我收拾得很干净利落,除此外我还是去玩牌,晚了一点去接小政他也不会埋怨我什么。

文企打电话说今天生日要在公司里过,我知道了...

那天夜晚文企没有回来,电话关机了,我有些担心了,因为他不会随便关机的,我反复试探着打了上百次电话,在凌晨三点多,我来到他公司的楼下,什么也没有看见,我的神经要爆炸一般,“难道出什么事了?难道他醉的不知道回家了?还是他有外遇了?我不敢再想了。他不会的,有人给他庆祝生日,他给我说了,应该身边会有人照顾,他摊上什么事,被抓了?不应该呀,他平时喝那么醉也很有理智的,不会出什么问题,难道手机被偷了?那也不至于不回家呀?难道他真的有外遇了?不可能呀,他那么爱我和孩子,当初我为他做那么多,他怎么可能背叛我?他是爱我们的,以前也有过不回家的呀,为什么今天我会那么在意呢?难道他被害了,难道....”就这样睡着了。

天亮了,文企回来了,我在沙发上也被惊醒了:“文企,你去哪里了?你昨天夜晚都去哪里了?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?我找了你一晚上,你知道吗?”我一连串的疑问,等待着他的回答,文企低着头往卧室走,他没有看我,也不敢看我,但是我感觉他在偷瞄我,只听他说:“我没有什么事,喝多了,同事家里睡的,手机没有电了,别担心我要去上班了,放心我是爱你的。”他换了一身衣服,急急忙忙地就走了。

就这样文企没有过多的解释,我也不知道那天他到底发生了什么?后来的几天他很正常地回家,又买了百合花摆放在我们的卧室,我仿佛认为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?感觉他又很很乖,那天他去幼儿园接小政了。 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个不错的餐厅吃饭,在就餐期间,文企的手机铃声响了,他没有当着我的面去接电话,而是去了卫生间。

家里的事情文企过问得很少,假期也偶尔加着班,可他在家接电话的时间,总会背着我和孩子,要么去卫生间,要么就是阳台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也没有什么理由,我有了一个念头,有机会了一定要翻一下他的手机看看,看他到底在和谁联系,还这样神神秘秘。

小政五岁生日的时候,我要求文企和我们一起过,我和文企在厨房里做了一大桌子菜,一家三口围着蛋糕唱着生日快乐歌。那天我们喝了红酒,文企看上去也很开心,他说:“咱们一家人多好,到时候我也带你们出国玩玩,有空了把你和孩子的护照办理一下。”就这样我对文企的疑心消失得无影无踪,那天我做了一个梦,见我们一家人出国旅游的梦,梦里很开心。

后来文企单位的应酬我就不在去关心和过问了,他时不时的凌晨才回家,我也习惯了。

这一年,文企和我们一起回了老家过年,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又出现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。七大姑八大姨提议我应该再给小政生个妹妹,这样的想法应该和文企商量一下。

我告诉文企想要二胎的事,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说:“一个小政就够了,别再折腾了,多累呀。”就这样我们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,他依旧是应酬很多,经常回来很晚,回来就睡,我们的夫妻生活已经变成了过去式。我也并没有去查看他的手机。

有一天夜里,文企的电话声把我吵醒了,当我真正清醒过来时,他已经从厕所里回到卧室了,我问他这么晚了谁给他打电话?他敷衍了一句说:“骚扰电话,睡觉吧,后来我再也睡不着了,偷偷地翻看了他的手机,什么疑点也没有找到,我怀疑自己是多虑了吧。”

有了小政后,我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他公司的聚会和任何的活动。我没有高文化,我不会讲外语,我没有一技之长,我是一个乡下人,现在靠老公养活,我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,不应该有太多的奢望。

有些事情该来的他就会来,文企喝醉了被一个年龄不大的女人送回了家,我表示很感谢她,谁知那女的并不友好,对我说:“嫂子你怎么不管管文哥呀,他的身体喝坏了,你不心疼,我们公司的人还心疼那,哦,听文哥说你没啥文化对吧?女人就要靠自己,夫妻能力相配才有共同语言,文哥不养你了,你该怎么办呀?”那天夜里我睡不着觉了,我在想我和文企难道真的不配吗?我们的差距真的让别人接受不了吗?那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恩爱,我们的孩子,这一切还证明不了什么吗?就凭一个女人乱嚼舌根我就难过?我老公我心里有数,还是对我好着呢,随便别人怎么说去,别人是不知道的,不管怎么说我供他上学,他就应该感激我。这一夜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,梦见文企带着一个女的出国去了,他笑眯眯地抛弃了我和小政...

最近没有去约牌友了,但也没有让自己闲着,没事的时候我开始了,给工厂做一些手工活。

那是七月的一天,文企还是很晚回来,但他手里却捧着一大把玫瑰花,说是从来没有给我买过玫瑰,这是给我的惊喜,我亲了又亲我的老公,认为他还是世上最爱我的人。

我和小政的出国护照已经办好了,文企这次出国没有带我们。他出国二十多天了,这些天他给家里就打了一个电话,他说他很忙,还在电话里用英语和别人叽里呱啦地说些什么?然后就把我的电话给挂了。

时间过得真快,小政六岁的生日再过三天就要到了。

我对文企说一定要一起给孩子过生日,他答应了,可是就在小政过生日的前一天,也正好是星期天,文企没有去上班,我却感觉他有什么心事?他总是蹲卫生间很长时间才出来,要不,就是来来回回的踱步,问他怎么了?他说公司有点小事,不要我操心,我总感觉哪里不妙,但我还是最信任他。

那一晚,我做好了饭菜刚端到餐桌上,就听见,咚、咚、咚、的敲门声,文企在阳台上,我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手里的菜,小政去开了门,只见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,走进了我的家里,我第一反应这女人来者不善,只见她似笑非笑的说:“你是小政吗?爸爸在家吗?”然后她就看见了我,开口就说:“哎呀,嫂子在家呢,文哥去哪里了?”文企赶紧跑过来拦住了那女人:“王玉玉你来我家,你想干嘛?快走,快走,有什么事明天解决”。

我见过这女人,他送文企回家的那个女人。

那个叫王玉玉的女人,冷笑着说:“今天我是来找嫂子的,有些话要给嫂子说清楚,别让她蒙在鼓里,”文企还在奋力的拦她,想法给她推出门,可是那女人躲在了我的身后,说:“嫂子我今天一定要给你说清楚,我已经憋了好久了,”我挡住了文企,“你过去,让她说,我听听,来家里的就是客人,干嘛要赶人家走?”

我拉着那女人的手来到卧室,想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?那女的说:“嫂子我是文哥公司的同事,我们在一起好了三年多了,我是研究生毕业,看中文哥的才华,他能力也很强,他爱我,我也爱他,我现在怀孕都三个多月了,我怀的是文企的孩子,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,他说你们两个没有共同语言,也没有夫妻生活了,你们没有感情了,知道吗?你和小孩回老家的时候,文企就带我住在你家里,就睡在这张大床上,他说迟早就要和你离婚的,一直在找机会和你说离婚的事,迟迟不给你说,怕你受伤害,他说你一点也不懂情调,就知道玩牌,”我如雷轰顶,她话还没有说完,我就啪啪的在她脸上扇了两巴掌,骂道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,勾引别人老公,还敢勾上门了…”

那女人捂着脸,夺门而出,啊呀的哭起来,跑了出去,一边跑还一边骂骂咧咧的,听了那女人的话,我的脑袋像炸了一样,头脑晕晕乎乎的,看着她跑出去,我也跟着跑出了卧室,耳边听见的都是嗡嗡的声音,后来我不知道她在骂什么?还是在说些什么?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我家的。

我找到文企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,你这个王八蛋,你怎么能对得起我呀?以前上学没有饭吃的时候,你都忘了,现在有俩钱了,你骚上天了,还给别人肚子搞大了,真不要脸,不就想离婚吗?你做梦去吧。”文企没有吭声,低着脑袋不知道要怎么应对我的激动情绪。

看着他默不作声,感觉他也默认了这些,我更来火了,指着他的头,骂了他八辈祖宗,骂了他爹,骂了他妈,骂了他的娘,我平生第一次这样骂他,文企说话了:“你消消气,我慢慢给你解释,有些事不是她说的那样,你要消消气,你打我骂我都行,但是你骂谁都可以,你不能骂我妈。”

我一听这话,他还有理了?他不让我骂他妈我就偏骂他娘,我吼着重复的骂他娘...

文企打了我一巴掌...

我是第一次被他打,我的心伤透了,看着这个曾经说爱我一生一世的男人,现在看起来那么的陌生。躲进了卧室,泪如涌泉,开始抱头痛哭...

任凭小政的哭喊,文企的喊叫,我都闻而不见。

文企没有给我任何解释,只是给我说对不起,一直就是让我冷静,让我想开一些,让我出来吃饭....

小政也哭喊着叫妈妈出来...

我沉默了许久,满脑子回忆我和文企的一路相识、相知、相爱,还有未来的期望,我肝肠寸断。

想起我被他打,我心很痛,第一次被他这样无情的打,我万念俱灰,只感觉到内心写满了一个字,那就是“恨、恨、恨,我恨命运在捉弄我,我恨文企无情的背叛,我恨我的付出那么不值,我恨自己没有自知之明,我恨上天也对我无情,我恨这个男人,我也恨勾引他的那个女人...

我们当初的恩爱都去哪里了?我们当初的誓言都去哪里了?我们当初的幸福都是假的吗?

多少个问号在脑子里转悠,多希望这不是真的,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而已,但事实又真的存在。

我想了一夜,第二天我没有送小政上学,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也没有得到文企的任何解释,只知道自己的天是塌了,自己的家毁了,心已经碎了,突然一个肯定的念头坚定了我,这样的男人要他干什么?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要他干什么?这个看着就恶心的男人要他干什么?我要离婚,我要离开他,我怎么能接受一个对我不忠诚的男人呢?我为他付出那么多,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我要离婚,我要离婚,我要离开他,我要他自责一辈子,我恨他,我要带走小政。

我要离婚,我怎么能接受一个对我不忠诚的男人呢?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,还领着野女人睡了我的床,我要离婚,我要他自责一辈子,我恨他,我要带走小政。

我的愤怒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我成天以泪洗面,也没有任何人去怜惜我,我不敢给家里人说,我怕丢人,我怕我当初被炫耀的恩爱被人笑话,我只有忍气吞声。

10月27号,天上下着毛毛小雨。我们离婚了,我们住的房子归小政所有,一辆别克轿车归我,现实很残酷我无法带走小政,文企认为我给不了小政好的文化教育,我也没有能力去养小政。

我把车便宜处理了,我要去哪里?这个家已经不再属于我了,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就装满了我曾经的家业。那个本以为白头到老的文企他已经让我不认识了,活着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了,但我的孩子怎么办?我不舍得小政,我不舍得孩子。

小政还小,他不知道什么是离婚?他要学会瞬间长大,他也不知道往后的日子,妈妈不再陪他一起走。他以后的喜怒哀乐,要他自己承受。每天习惯妈妈的拥抱,也不复存在了。以后走在路上他会低人一头。上学放学了,不再见到妈妈的笑脸,学校里被欺负了,也不再有妈妈为他撑腰。家里不会有妈妈给他做的可口饭菜。春去冬来,妈妈不能为他增减衣物...

往后小政生活中多了一位叫后妈的人,后妈会打会骂他。后妈不会容许他挑三拣四。后妈不会把他放在心上。后妈不会让他过上优越的生活,他的童年不再开心,我的小政没有妈妈心疼了,他没有妈了...想到这些我就泣不成声,

十一月六号,多云,我忍着眼泪送小政上幼儿园,小政对我说:“妈妈,你不要再生爸爸的气了,爸爸会变好的,你看小政那么听话,你也要开心起来呀,”我哽咽的说:“妈妈开心了,妈妈不生气,你要记着想我,记着妈妈的电话号码,记住妈妈最爱你。”小政用手摸了摸我的眼泪,“妈妈乖,妈妈不哭,我也爱妈妈,爸爸也爱妈妈,电话号码我都记住了。”小政进了幼儿园,他习惯的蹦了几步然后给我挥挥手,我没有告诉他我要回老家了,怕他受不了,怕他会哭。

路上碰见了一起玩牌的刘阿姨,她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了?这段时间也不和我们一起玩了?脸色怎么那么难看?”当时不知道是为什么?如同遇见亲人了一样,我抱着刘阿姨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,我如同发洪水一样的大哭起来,她急忙问:“怎么了?怎么了?遇见什么难事了?” 我哭着说:“我不想活了,我和老公离婚了,他找了别的女人,那个女的比他小了10岁,那个女人怀孕了,我一气之下,就给他离婚了,我现在不知道去哪里?我舍不得孩子。”

刘阿姨帮我抹了抹眼泪,对我说:“孩子是娘的心头肉,你不舍得就要好好地活着,这个年代离婚不是什么稀罕事情,要放好心态,你好好的活,孩子还要找娘呢,你不在了,孩子才真叫可怜。”

刘阿姨还举例说他的邻居就是单亲妈妈,孩子之前都没有判给她妈妈,因为孩子离不开娘,男的还上班,没有人管,后妈又生一个,后来就更没有人管了,现在不照样让他亲妈带,他还给打抚养费呢。

刘阿姨的一席话,让我有了好好活下来的望头,我收拾好行李,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。

我住进了在县城的房子,昏睡了几天,为了孩子我要好好的活,我要找工作,我要挣钱,我要等着孩子回到我身边。

我好好的洗了个脸,鼓足了勇气,给弟弟打去了电话。弟弟说:“你就是一个傻子,干嘛要离婚,我要去找他算账,我要打断他的腿,我要给他讲道理,我姐哪一点不好,哪一点对不起他,他这样对待你,早晚会死的很难看。”

弟弟气愤得牙痒痒,骂了文企这个没有良心的狗东西,埋怨我太好被人欺负...

弟弟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我的父母,他们也骂,我听着让他们随便骂,骂完就好了,让他们发泄吧,我就不说话,就听着,他们骂文企不是人,骂他猪狗不如,骂他八辈祖宗,骂他早晚得报应...骂我是个傻子,骂我被人在头上拉屎拉尿,埋怨我被人欺负不着声。

父母提到小政没有了娘,可怜的时候,我实在忍不住了,泣如雨下。

十二月二十号,晴天,小政打来了第一个电话,他哭着要妈妈,就要妈妈回家,他一直在哭,他在电话那头哭,我在电话这头哭,说了什么?我也不知道了,就知道小政在哭...可想而知他最近找不到妈妈,一定很难过,我更不敢想他是怎么过得。

后来文企给我打来了电话:“小政让他慢慢来适应,先不让他给你打电话了,他的情绪有点激动,过年我们也不回老家了。”

我没有回父母家,我怕遇见亲戚不好说,毕竟以前都是在炫耀,哪有脸回去让人说笑。我又开始了在饭店打工的生活,我要给小政一个家,我发誓我能做到。

我夜夜想着小政,哭湿了多少回枕头,我要好好干,我一定要把小政接回身边。

五月六号,晴天,小政给我打来了电话,他还是哭,但比第一次要好得多,他告诉我他想我,他告诉我他要上小学了...

五月三十号的夜晚,小政偷来爸爸的电话,这次他没有哭,他小声地告诉我,他爸爸和这个阿姨结婚了,他告诉我那个阿姨要给他生个小弟弟,他才不想要弟弟,他要妈妈,他要我去看他,那天我也没有哭,告诉他我在老家挣钱,让他等着我会接他回我身边的...那天我睡得很安心。

小政告诉我 ,他煮的泡面超级好吃,说那阿姨生了一个妹妹,家里搞得乱七八糟,那阿姨总让他帮她拿尿不湿,再扔掉那换过有便便的尿不湿。

后来小政会经常给我打电话。

小政告诉我,他上小学了,他要起来很早,自己坐公交车上学,他告诉我,那阿姨总是发脾气,爸爸可害怕她生气,爸爸天天下班后还要回家做饭,那个妹妹就会哭,一点都不好玩,就会哭闹。

小政告诉我,那个妹妹病了,住了好久的医院,阿姨还骂他没有眼色,还拧了他的耳朵,爸爸告诉他耳朵越拧越聪明,他们还说他不会哄妹妹...

小政告诉我,家里没有人给他做饭吃,他要自己在街上买饭吃,然后要坐车上学。

小政告诉我,他想找我,这个家没有办法呆了,他们天天吵架,快烦死了,爸爸还动手打了那个阿姨,他在自己的房间里都不想出门了。

我和弟弟在县城开了一家饭馆,生意还不错,我的心情也好多了,在这里我有自己的朋友,有自己的玩伴,还有自己的亲戚,我们约着看电影,去逛商场,去买漂亮的衣服...

小政上二年级了,暑假回来了,我们终于见面了...

三年级的小政长大了,有一天他告诉我:“这个家里的人很多,多了一个叫姥姥的人,我不喜欢她,她也不喜欢我,有时候说我笨的要命,我也不理她,也不叫她姥姥,她想拧我我都躲开了。我没有了自己的房间,我在沙发上睡觉,我的瞌睡大,在哪里都能睡着,不过我估计快没有地方住了,那个阿姨想要再生一个弟弟。”

暑假小政被他爸爸送回了我这里,文企苍老了许多,他好像还是不敢看我,他对我说:“我对不起你,你过得还好吗?”我:“哈哈”一笑,摆摆手,说:“都过去了,我早就忘了。我现在过得很好。”

文企这次就是把小政送给我的,他留下了钱,他走了。

我和小政嬉笑着走在上学的路上,我们去爬山,我们去骑马,我们去田间游玩,我们去商场购物,我们去领养小狗...我们开心的手牵着手,仿佛以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

分手小日记(我的分手日记)
51岁阿姨和老公离婚(41岁阿姨和26岁小伙离婚) 挽回爱情

51岁阿姨和老公离婚(41岁阿姨和26岁小伙离婚)

56岁的彭医生退休了,医院打算返聘她,她在医院干了一辈子,实在是干烦了,也干累了,她拒绝了医院的邀请。她的退休金有一万多元,彭医生自己是做医生的,对保养身体也很重视,身体状态很好。她的前夫是一个牙科医...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